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結婚生子容易,父母難爲

這是2008 年的最後一篇部落格了。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年的開端。我本來要上傳幾張在台北台大校園拍的照片和記憶中的面貌相比較,但看了一篇在某英文部落格發表的有趣的文章,有些不吐不快,也來湊熱鬧以下。

現代的社會,不管你要做哪一門的工作,大多要有一張文憑或證書,以証明學有專精,或有類似的經驗,足以勝任。醫生,律師,工程師等專業人士不用説,就是連理髮師、廚師、屠宰師(很多國家),司機等,都得要通過鑑定或考試合格,有了執照才能執業或上路。(在臺灣,連要當個清潔隊員也得通過能扛重短跑考試這一関)那篇文章指出,只有做父母親,不必有學歷,有證書,也不必有執照就得“上任”。也許有人問,結婚證書不也是一種證明嗎?不錯,但結婚證書的取得只要經當事人(或監護人)同意就行了,不必通過什麽專業鑑定。男女結合就真的那麽簡單。

記得看過不少在報端刊出的結婚啓事(現在好像比較少),内容幾乎千篇一律的:我倆情投意合,願結爲終生伴侶,經雙方家長同意,訂某月某日在某地結婚。。。。如果收到一張結婚請帖,内容也不外是父母為子女完婚,在某月某日某餐廳設宴等等。所以,男女結婚的先決條件,牌面上看來門檻很低,只要“情投意合”就行了。牌底下的討價還價,還得費勁一番才能達成協議。既是牌底的事,就不把它擺上臺面來談了。

結婚生子,這是自然不過的事。這對“新父母”在沒有經驗,也沒有受過訓練的情況下,要教養大這個嬰孩,就像一個沒有專業訓練和沒有經驗的人被逼上架工作;或是一個沒有實彈訓練的新兵被派上前綫一樣。除了惶恐,還是惶恐。新生命帶來的喜悅,很快就被養兒育女的繁瑣實務弄得焦頭爛額而抛到腦后。

有長輩幫忙的還好,至少有喘一口氣的空間和時間。那些沒有長輩就近幫忙照顧的,全得靠夫妻倆的忍耐和合作了。將兒女養大,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二三十年如一日。含辛茹苦,供書教學,一點也不含糊。小孩生病時,父母還要不眠不休的照顧。父母為子女犧牲的,罄竹難書。

在今年的歲末,向天下父母致敬。結婚生子容易,爲人父母就難了。

新年好

今天是2008年的最後一天了。在這裡祝大家新的一年裡萬事如意,新年進步。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腳踏車站

 

這是今年10-11月期間,在台北公館捷運站台大出口拍到的“腳踏車站”,非常壯觀。那時的燃油價格正処高峰,用兩輪代步必有增無減。台大校園裏的“鐵馬”的數量可觀,但卻停放得十分整齊。
Posted by Picasa

購物

過了聖誕節,陽曆新年也就不遠了。今年的農曆新年落在2009年的一月底,也相隔很近,一個佳節接另一個佳節。如果不是金融風暴,這正是人們辦年貨購物的最佳時期;也是商家一年中生意鼎盛的季節。

我們沒有新年穿新衣的習慣,也沒有一定要張羅很多年貨才算過年。柑橘是這個季節才有的水果,我們會多吃些,臘腸臘肉類的購量每年遞減,除了考慮健康因素外,從中囯來的這肉類食品所含的添加劑及其製作過程的衛生問題也是裹足不前的重要原因。其他拜年用的一些糖果也隨俗的小採購些,不然,過完年對著一堆糖果禮品就會發愁。有人認爲這種過節的方式,沒有過節的氣氛,這就見人見智了。

逛街購物是我們致命的弱點。要添購些用品,就非得去商場,買完了就走。有時心意一動:既然來了就逛一下才走吧。結果必是沒逛多久就進了咖啡舘。有朋自遠方來,少不了要逛逛百貨商場,我們也只好捨命陪君子,但有時逛久了,就與貴客約好碰面的地點(又多是咖啡座),放棄伴隨。像我們不愛逛街的人應屬少數,我真佩服有些朋友,一逛就幾個小時,上午逛完,下午可以換個地方再逛,也不知累,令我們五體投地,甘拜下風。

逛街的耐力可以鍛練,但逛街的興致和熱衷卻不容易培養。有些人喜歡逛街、看櫥窗,有些人卻喜歡坐在咖啡座,看熙來攘往的人群,各得其所,不亦樂乎?

2008年12月26日 星期五

聖誕節

聖誕節剛過,但還是向大家說聲“聖誕快樂,聖誕蒙福”。在金融海嘯的打擊下,裁員之聲四起,人人都擔心自己的飯碗能不能保住,節流是上策。今年的聖誕節,恐怕已不能像往年一般可以大筆消費,這連鎖反應的餘波,可能造成更多人失業,令消費能力雪上加霜。

今年聖誕節禱告祈福的項目可多了。除了祈求和平外,最重要的莫過於經濟復蘇。大家都期望明年的聖誕節,經濟衰退的陰霾已過。

對一個基督徒而言,聖誕節是紀念耶穌的誕生,因爲耶穌的降世,才能流寳血為普天下人贖罪,信主的人得救得永生。這一層的深意,恐怕不是一般非信徒所理解的。以物質生活爲重心的現代社會,聖誕節被商家和營銷高手,精心包裝成一個每年一度,鼓吹禮尚往來、大吃大喝大手筆消費的終極吸金圈套,請君入甕。大家也就本著人有我有,入鄉隨俗跟進,使雪球越滾越大,成爲一年中最重要的零售旺季。

曾經讀過一段“笑話”:在日本,有人做了一個問卷,問題是:“聖誕節是 (一)耶穌 (二)聖誕老人 (三)美國開國之父華盛頓 的生日。結果有超過60%的答卷者選了(二)。這也許真的只是一則笑話而已。但聖誕老人成了聖誕節的重心,成了人們專注的對象,卻是鉄一般的事實。也許經濟衰退、消費能力趨軟可以令人們冷靜下來,看清楚這本末倒置的世界,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您認爲呢?

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

土崩悲劇不斷,誰該負責?

發生在本月六日的國際山莊土崩悲劇到今天已經兩星期了,初步的災難評估報告已經出爐但尚未公佈。受土崩影響的居民都引頸等待,他們的住屋是否安全,可以囘去安居。看來,大家都得等到明天才見分曉。

高峰塔(highland towers) 倒塌悲劇,死了四五十人,震驚全國,這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官司也打了十多年。最近還看到一則報道,法院判安邦市議會在這件塌樓案中沒有責任。難道真的要“天”來負責?

六日的土崩事件,有關方面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安邦市議會,政府首長都同一口徑,說這是天災,沒有人爲的疏失。只要有一點頭腦的人都知道,這只是政府避免受難家屬及災黎提出訴訟,率先推卸責任之詞。

每次有土崩,政府馬上禁止發展商在這個山坡或那個山頭建屋,過了沒多久,人們的記憶淡了,在這個山坡那個山頭的的房屋或公寓一棟又一棟的建了起來,直到下次土崩發生,禁令又重新發佈,周而復始,生生不息。我們根本就沒有從那一次的災難中記取教訓。

有一名沒有腦的高官,還責怪居民在會發生土崩的地方買房子。我們這國家有這種沒水準的人為官,前途堪憂!筆者倒是想請教這位官老爺,政府為什麽允許發展商在會發生土崩的地方建房子?又爲什麽發安全入伙証(certificate of fitness)給購屋者?

又見土崩

國際山莊的土崩悲劇奪走了四條人命,毀了十幾座獨立洋房,水供電供中斷了兩三天。山泥從Wangsa 9路滾滾而下,把整個山谷上千戶的人家與外界的唯一車道給沖跨了,殃及洋房四周的共管式公寓,好幾個住宅區。在軍警和救援人員的協助下,受困的人們才能走過臨時架起的步道,離開災區。又過了兩天,臨時車道也架好了,水供電供也恢復,但爲了安全,原住在重災區及其周邊地區的住戶還是不能回到住處。

我雖然不是災黎,我住的小公寓所在離Wangsa 9出事地點只有兩列後院對後院雙層排屋再隔兩條社區馬路之遙,平行距離大概是五六十公尺而已,直綫距離則有兩三百公尺。

事發的當天,我家裏還住了一位遠道而來的客人。清晨不到六點,公寓鈴聲大作,以爲又是火警警鈴失控,也就懶得理會。過了一會,警車來了,用擴音器要所有的住戶離開住所,到公寓警亭外的馬路上,才從鄰居口中知道土崩一事。過了好一會,也沒有進一步的指示,大家也就散去,各囘寓所。

這一天真不好過,兩三部直升機幾乎不停的在天空轉,警笛隨時可聞,還有擴音器不時在發佈號令,使這本來很安靜的區域變得不尋常的喧囂。晚上九點多鈡,又有軍警沿門挨戶的下令公寓住戶遷離。在兒女的堅持下,我們也在第二天搬離住了超過十五年的小公寓“避難”。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降油价不可喜?

油價又降了,而且降到比漲幅達40%之前的價格還要低一點,這是個喜訊,但消費人並沒有喜形於色,因爲幾乎所有物價,在那次油价暴漲後都不落人后,爭相漲價,這次卻沒有應聲而降。因此,人們的負擔依舊十分沉重,憂心忡忡之餘,又何能笑逐開顔。

在我住的附近,野狗本來就不少,現在更有增無減,而且都是新“臉孔”,其中還有一只狼狗,一些狗的脖子上項圈還在,顯然是被主人遺棄,成了流浪狗。如果這群狗之所以成了野狗是主人無力飼養,讓它們自生自滅,狗主生活拮据可見一斑。是不是受到物價大幅上升影響,或者成了企業裁員的受害者就不得而知了。

一位在美國開餐館的朋友告訴我,餐館的營收少了15%,就是其經營以外賣爲主的中式快餐店(combo)的營業額也少了5%。大嘆生意難做。但也有報導說 美國的快餐業欣欣向榮,在經濟頹勢中一枝獨秀,可見人們都在應變,三餐不能不吃, 但可以捨中高檔的餐廳而取中低價位的餐室,一樣可以吃飽,消費卻便宜多了。這樣的趨勢,恐怕也同時在世界各地發生。因爲收入少了,自然就會(或者不得不)節流。

多數東方人都有儲蓄的習慣。在經濟蕭條時,積蓄可以幫助人渡過難關,解決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只希望這個經濟寒冬不要拖得過久,老本用完了,卻還沒有春天的氣息,那就堪虞了。

平常心,勇氣和智慧

我家的一面墻上,掛了三個小匾額,它們已在那裏有十多年了。其中一個上面有幾行英文字,意思是:神賜我平常心去接受那改變不了的事,賜我勇氣去改變我能辦到的,同時也賜我智慧去分辨其差異。小匾上的遠山背景已經發黃,但這幾句話卻歷久彌新。

從小,我們接受的教訓是人定勝天;只要功夫深,鉄柱磨成針;愚公可以移山等激勵奮發的話。好像是告訴我們,只要肯幹(苦幹或蠻幹),我們一定會達到目。但幾十年下來,雖然幾經努力,窮其一生,事與願違的結果,多得不勝其數。我們是不是忽略了一些事實。我們也許高估自己的能力,或許低估事情的困難度,所以會敗下陣來。又或者我們不知天高地厚,把目標定得過高,因此最終無法成就其事。追究其原因,是我們沒有足夠的智慧去判斷,去分辨那些是自己無法辦到的事,那些又是我們能力所及的。

但我們不能否定,嘗試是協助判斷的最佳途徑。嘗試的過程和結果就是智慧的累積。利用這些累積的智慧,幫助我們評估達成更高目標的成功機率,減少挫折以及它所帶來的衝擊。

我一直覺得,小孩從爬,到站起來,到搖搖晃晃走起路來的過程是十分有趣的一件事。有些小孩爬行很久,先會説話才會走路;另一些則沒爬兩天就站起來學走了。除了肢體或精神有病或 障礙,所有的小孩最終都會走路。有趣的是,小孩爲什麽要學走路?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或者是他們看到人人都用兩只腳走,就立定主意要如此?答案如果是後者,那在我們之間,是不是該有不會走路的人?因爲縂有人學不會,就如有人不會游泳一樣。但結果告訴我們,那是一種天生的本能,所有的小孩都知道,他們不需要智慧來判斷能否學會走路,天注定他們會走。至於走得好不好看,有沒有内八字或外八字,那是題外話。

長大之後,人人都有自己的目標,不同階段,不同層次的目標。目標是否定得過高,能否成就這些心願,就要靠累積的智慧,來幫助我們判斷了。

2008年12月1日 星期一

又一年了

今天是十二月的第一天,過了這十二月,二零零八年就成爲歷史了。
二零零八年發生了很多的事,就像過去的每一年一般無異;發生過的事是否重要,就見人見智了;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同,或多或少與這樁事在切身利益上有關。事情的重要性就脫不了這層關係了。在我國,二零零八年是很特別的,單就三月八日這一天,在歷史上的重要性和地位已不容置疑。九月十六日更像一場鬧劇,很多的噱頭,很多的吊詭,結果是無疾而終。令不少的人感到失望,也有很多人鬆了一口氣。另外加上多個黨選,有的乏善可陳,有的孤軍突圍,有的變幻莫測,未戰而棄甲。人民更不會忘了莫名其妙的汽油大漲價,使物價揚升,為這一整年增添了怨,苦,無奈和憤怒。也使政局變得熱鬧非凡多變。
世界的大舞臺也不遑多讓,只一個金融風暴,就把這個世界給整慘了,所謂世界一流的大財團,大企業,大銀行都不堪一擊。跟著而來的是禍是福,誰也不知道。股市天天跌,已經面目全非了。大量裁員已不在話下,這場浩劫恐怕還正開始。多個發達國家都投入大量的資金救市,救財團救企業,希望不會僧多粥少,救了東救不了西。今年已近尾聲,明年肯定不是一個太平年。
每年到了這個歲末,我們都到處找月曆,那種每月一張,上面有斗大日期的掛暦,好讓昏花老眼在二十尺以外都可以看到今日是幾月幾日星期幾,不必趨前來看。早兩年,我們都可以在接近十二月下旬時在書店裏買到。早幾天到書店看過,還沒有貨。希望不必像好幾年前,必須從網路上下載打印,但因爲字體不夠大,還得勞煩老妻用簽字筆重寫365天的日期,再添加本國的假期,才大功告成。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校園印象

到台北的第一個星期,(十月底),大白天的氣溫仍舊很高,走在路上還會流汗。天剛亮時是晨運的最佳時間。如果天公作美不下雨,我們都在這時段信步到校園裏走動走動,把昨日多吃的熱量燒掉一些,免得回去時,除了體重上升外,腰圍也粗壯不少,到時要減下來就得費一番功夫,非長期搏斗才行。

從住所到校園,有兩條路可走。走前門右轉是一條可行車的車道,車道兩側有步道。這條路過去叫舟山路,路名已從臺北市的地圖上消失,變成了台大校園内部的道路。另一條是一條小徑,住宿區後門向左走即可,真的殊途同歸。這小徑一邊是沿著教職員宿舍的后墻,另一邊是一小片樹林,大概是建房子的關係,地上的草地枯萎了不少,但樹蔭稠密,是納涼的好去處。只可惜少了一些可歇息的椅凳。地上還有好些松鼠遊戲其間。有一次我們還看到有一只耳朵一高一低的小黑狗想捕捉松鼠,它守株待鼠,看家本領全出,結果還是松鼠機警高明,一見小狗待勢要撲就飛快的竄上樹。小狗只好另尋目標,但始終徒勞無功。

舟山路比較顯著的地標是過去的“僑光堂”,建築依舊,粉飾一新,改名為“鹿鳴堂”。鹿鳴堂裏有小吃店(少不了的牛肉面),7 eleven, 麵包咖啡店,每日的人潮絡繹不絕,到晚間還熱鬧的很。這一帶吃的小店最多,各種口味都有。還有台大農場出的奶品及奶製品在福利社出售。由於人人談三聚氰胺色變,使台大的奶品一枝獨秀,還得拿號碼排隊才買得到,想不到吧。

除了鹿鳴堂一帶是學生們用膳的地方外,園區裏還有歷史悠久的學生活動中心和普通教室附近的郵局一帶,也是小店林立,我還看到一家Burger King 在郵局附近營業。中午時分,校園裏還有好幾処的大道上有便當可買。這是方便那三万多個學子解決“食”為天的大問題吧。

我們每天繞校園邁步一圈,東看看,西看看,花上幾十分鐘,囘程必落腳在學生活動中心,享用早餐。特別是那一杯香濃的咖啡。老闆還特地在櫃檯上寫明奶精來自美國,不含三聚氰胺。哈哈。

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電影“海角七號”

十月底到臺灣時,有一部非常熱賣的本土制作電影在當地的院綫上映。片名是“海角七號”。幾乎每個碰面的熟人都會問: 看了海角七號沒有?,我一說沒有,對方馬上補上幾句:一定要看,非常有意義的難得好片。。。我再問有關影片的内容時,只得到一些簡略的答復,所得印象是一部有關臺灣族群問題的電影。

我們現在已經回到家了,我們還是沒有看這一部被譽爲不可多得的偉大本土制作—海角七號。我們沒有看的主要原因是我們本來就不甚愛看電影,現代的電影院以動感爲主的設計,銀幕和最後一排座位的距離太短,兩眼的視角要用盡才可以把整個的銀幕收入眼簾,對老人家來説太累了。震耳欲聾的音響過於震撼也令耳膜受不了。

看電影時為了娛樂,不是去受罪。我們比較會看的是笑片一類,最好能令人笑得人仰馬翻的那種不必動腦筋就可以了然於胸,令人樂透的影片。這類片子也許對腦子的刺激作用不大,但看罷會令人心情輕鬆,毫無心理負擔,快快樂樂的度一段美好時光。

至於族群關係問題,和宗教對立問題一樣,題目太大了,誰也解決不了。從盤古開天闢地,從創世紀,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經歷大小無數爭戰,殺得你死我活,到頭來,死了很多人,問題依舊陰魂不散,還會愈演愈烈,腥風血雨再起。


“海角七號” 這部片,想詮釋和表達的什麽,因爲沒有看過,不能置評。也許不久,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買片DVD 來看看。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臺灣去來

三個多星期的旅程終于劃上了句點。回到自己熟息的環境真好!當門匙將家門打開的那一刻,才領略到“如歸”的那份自在和喜悅。美中不足的是抱病而囘。

上機的前一天起床後就感不適,發燒。本以爲多喝水多休息就沒事。到了下午,也沒退燒,情況不妙,怕的是得了臺灣正流行的流感,只好就醫。醫生的判斷是一般感冒,並非流感,也認爲長途飛行無礙,於是領了葯就回家休息了。

在飛機上的四個多小時須不好過,靠了兩杯紅酒的酒精力量,在機上也確實睡了一下,對身體很有幫助。

回來后,病還沒有好起來,反而多加了嚴重的咳嗽。更不妙的是老太婆也好像中標了。這幾天就三天兩頭的往醫生那裏跑,希望儘快康復。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台北琐记(一)

來到台北已经有六天了。選擇十月份來台是以為秋高氣爽,氣溫適中,走在路上也不會汗流浹背舒服多了。 除了第一天的阴雨的天气外,其他几天都是阴天,白天还相当的热,早晚却变得很凉快,完全没有“秋高气爽“ 的典型秋天气候。昨天則是艷陽高照熱得很,據氣象預報,以後得幾天也是晴時多云,白天氣溫在30度C左右。
我们住在亲戚的家。房子就在亲戚任教的大学校园里。須然身在異國,每天早上,我们還是像往常一般的早上運動。校园里主要的道路車子不多,是散步晨运的好去處,還可以顺便到學生活动中心吃早餐。校园里好像是所开放的健身院,到这里做晨运的人很多,除了學生之外,要以中老年人居多,这与中老年人较注重身体健康有关係吧。晨运的种类多不胜数,还有不少的集体活动如排舞、太极拳等,各有同好,各据一方,有些还穿上鮮艷制服,十分引人注目。打球的运动者年轻人较多,以网球、篮球、垒球较受欢迎。运动场上是快跑、慢跑爱好者的天下。像我们这些年老力衰的,多半是绕着湖边及椰林大道慢慢的走,舒展舒展筋骨。
校園裏到處可見停放的腳踏車,這是學生們在校園上課的代步工具。
校园内小餐厅小吃店林立,价钱也很合理,专为学生而设。看到年轻人精力充沛、无忧无虑的上学求学问,一脑子的美好回忆也就令我神往不已。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立志,立業

我常到的一位馬來朋友的辦公室。他有一長方塊的座右銘,但不放在辦公桌上,而是放置在門框的上方。上面刻著兩行字:“We must aim for the sky. For if we fall, at least we have reached the cloud” 。 很瀟灑,也很有豪氣。他把這塊匾放在門框之上,是爲了激勵坐在外面大辦公室的屬下呢,還是另有意圖,我從來沒問過。不過他的生意做得還不錯,這匾的激勵功勞可能還不算小哦。

有一位小學老師,問班上的學生長大之後想做什麽。其中一位說他將來要加入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隊。其他同學聼了都羡慕不已。老師就再問他是否想當賽車手,他一面搖頭,一面說,他想當那個把車頭頂起來的人(賽車進站加油、檢查或更換輪胎時,有人在車前將車頭頂起,方便運作)。小朋友們聼了沒什麽表示,倒是老師差一點忍俊不住。也許老師認爲,這個差事實在沒什麽挑戰。

小朋友們小時心目中的職向多從所看所聞而來,他們選擇當交通警察,巴士司機,我的一位親戚小時想當火車司機。他說那太出風頭了。只要想想交通警察有多威風,叫車子停下來它就得停下來,還可以訓那些不聽話的,或給他開張單或記個過什麽的,很能滿足小孩對在父母“淫威”下,唯命是從的那種無奈的發洩。

上了中學的小伙子就會比較同學之間的經濟差異,有點了解自己的父母在經濟上算不算有成就。這一點在他們選擇未來的職業有相當的影響力。如果父親是一位成功的工程師,兒子將來選讀工程的機率比較高。

當然,大多的父母都極度關心子女未來的出路,他們心裏早就盤算好子女要走的路子,要讀什麽科目。在某些國家(如臺灣),當醫生是十分賺錢的高尚行業。又受人尊敬。所以很多父母只希望子女成爲醫生,可以光宗耀祖,聯考(大學入學試)一考再考,就是要擠進那扇通往醫學院的窄門。這種觀念之下,臺灣有不少的“醫生世家”,好幾代都是醫生。但也有學子,學成之後,卻不當醫生,改投自己有興趣的工作(音樂作曲,文字工作等)。

美國的華爾街(Wall Street),是全球金融市場的中心,也是美國年輕人嚮往的金庫。連極富盛名的MIT 理工科學生都趨之若騖,不務正業,只看“錢”途。當然,這次的金融危機可能會改變一些人的觀念。像美國居第一把交椅的企業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McKinsey) ,就羅致各式各樣的人才,除了財務,管理之外,還有物理,化學,生物等不同學科的精英在内。

所以,少年人立志歸立志,上大學念什麽還得通過父母者一関。畢業後就業可能又有另一番的選擇考量。

2008年10月18日 星期六

人爲物役

公寓的地面層是停車場,衆多的車子中,我的車子應該是最髒的一部。我很少洗車,現在手患肌腱炎就更有藉口了。當車子實在髒得不像話,才送到洗車間去,徹底來個大清洗兼内部吸塵。每次加油的時候,利用加油站免費供應的刷把把前後的擋風玻璃洗淨,好看清路況就夠了。但我十分注意車子的機件及性能保養,準時送修檢驗,一點也不馬虎。

我最看不慣那些天天洗車擦車的車主,天天化上不少時間為車子裝扮,把車“皮”擦的亮光閃閃,明艷照人,個人認爲那是洗車的唯一好處。只要把車開出去,這個好處馬上就消失了,因爲車皮馬上蒙塵,前功盡廢。經常洗車的害處很多,信不信由你,且聼我道來。車漆上覆蓋一層保護膜,經常洗會造成損壞,此其一。浪費時間此其二,浪費水此其三, 洗車用的清潔劑更會造成環境污染此其四。

發明車子是要爲人代步,爲人們省時省力,現在卻要費時費力去侍候它,豈不背棄了原意。如果哪一天家家有了機器人,我們不都變成它們的“下人”了?千萬不可造次,不可人爲物役!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衛生問題

著名企業顧問及政治分析家Mr. Khoo Kay Peng在其部落格中(http://khookaypeng.blogspot.com)談到檳州所面對的一些問題如衛生、治安、交通以及最近閙得沸沸揚揚的WiFi問題。他說他經常到檳城,對檳城的衛生感觸良多。他說人們依舊把水溝當垃圾桶,傳統市場還是又濕又髒,公共廁所比中國所見還糟;海灘今非昔比,連檳城地標Komtar 附近的衛生環境也不堪入目。

在吉隆坡以及其周邊地區,情形還不都是一樣。

追根究底,是人的心態所使然。

我住在一座共管公寓,每一戶向走廊的外墻都有一個嵌入式的有門垃圾放置柜,裏面有一附蓋的鋁制垃圾桶。每天上午,清潔工會挨家逐戶的收垃圾,集中到區内的固定垃圾庫,再由垃圾車載走。這不是很好的安排嗎?但卻有住戶捨近求遠,把他家的垃圾放到離家門較遠的走廊轉角処,有的甚至把垃圾放在電梯口。這種缺乏公德心的做法,難道不是心態作祟?很多人沒有把涉及大衆的事,當作自己有份的事。

人們的衛生習慣,也是造成衛生問題的主因之一。

多年前的一個隆冬(一月),我們從内蒙經北京囘馬過年。我在北京有事,太太一人到故宮,她走在滿是積雪的路上到車站,一聽到有清喉的聲音,就馬上跳開,差點沒給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口痰噴到!

我有一次在八打靈的一間傳統咖啡店裏吃早餐,這家店有一攤雲吞麵很不錯,我就要了一碗。吃著吃著偶而擡頭,看見老板不知從哪裏拿出一大塊豬肉放在砧板上,用刀在切割處理。天啊,他不是剛剛才用同一塊砧板同一把刀切叉燒嗎?他一日裏不知多少次用同一的工具在交替處理生肉和熟食。我看看碗裏的叉燒早就進了肚子,剩下的幾口麵,再也沒有胃口吃了。

大家不要以爲只有熟食攤販才不夠衛生。幾年前在美國,有人把袖珍照相機偷偷帶進好幾家高級餐廳的廚房裏,拍攝食物的處理情形。結果發現,無論是中國、意大利、法國餐館都差不多。你點的餐裏可能有“添加物”如汗水,口水,鼻涕等,真令人啼笑皆非。

現在有不少的熟食小販都戴上手套來處理食物,那是一項正面的改變,但如果帶了手套的那只手,也負責收錢找錢,這手套也就白帶了。不說不知,原來錢是最髒的(我不是單指貪贓枉法所涉及的錢)。各位想想錢的流向就會明白。從銀行出來的簇新鈔票,經過了多少人(各色各樣的、有病沒病的、各行各業的人)才到了手上。如果你去的是傳統市場,那賣魚(雞)找來的錢是溼的,而且帶有腥味;賣肉給的錢也帶肉騒味;真的是五味雑陳。因此,我的賤内經常說我,錢那麽髒還數來數去。她是把錢放在一個小皮夾裏,要付錢的時候,把小皮夾打開,用食指和拇指“尖”將錢拿出來付賬。我看在眼裏就覺得累!還是用信用卡好。倒是沒有信用卡公司用這點子大做廣告招攬會員。

要改掉不好的習慣是不容易的,像戒煙一樣。得持之有恒才見成績。教育和宣導也十分重要。人們對健康越來越重視,自然就會正視衛生的問題,對衛生的要求也就水漲船高。希望這樣的趨勢可以持續下去,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在一個合乎衛生的環境下生活。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細繩拴大象

當我走過一群大象時,我對一項事實感到迷惑而突然停下來。這些龐然大物的象,只有一根細繩拴住它們的前腳。沒有鐵鏈,也沒有籠子。顯然,這些大象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弄斷拴住它們的細繩,但不知爲何,它們並沒有這麽做。
我就問就近的一位馴象師,爲什麽這些漂亮、碩大的動物只站在那裏,完全沒有掙脫逃走的意圖?
他回答說:“在它們年輕個子又小的時候,我們用同樣大小的細繩拴綁它們,是足夠讓它們逃脫不了的。當它們長大,它們還是根深蒂固的認定自己逃脫不了。它們相信那根細繩依然可以拴住它們,所以它們從不嘗試逃脫”。
我當時很驚訝。這些動物可以輕易的掙脫拴綁,但因爲它們相信自己辦不到,就乖乖留在原地了。
我們當中,有多少人就像那些象一樣,在人生過程裏,對曾經失敗過一次的事,就固執的認定自己再也無法辦到

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宴會

最近這幾個月,參加了好幾次的婚宴。雖然這麽多年來,吃過喜酒無數次,最近這幾次倒有好多個第一次經驗。我是那種愛準時赴會的“可憐”人,情願我等人人,也不要人人等我。知道自己這“壞”習慣,也知道每個喜宴都得等,所以,我必在出門之前,吃一點東西“暖胃”,不要虐待自己。

第一個令我“驚喜”的是準時到達的賓客要等上兩個半小時才等到開席。對我而言,這是一項新經驗,新紀錄。一般要等一小時至一個半小時左右。令人想不透的是這些最後才到的“貴賓”到底幾點才出門赴宴?就算從怡保(Ipoh)出發,兩個半小時也綽綽有餘。難道他們真的那麽“忍心”做到“七點入席,八點半才出門”來膨脹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害那麽多的人餓著肚子瞪大眼等。

第二個“驚喜”剛發生在前星期。我們還是按往常,準時赴宴。帖子上清楚寫著“七點半準時開席”,不到七點五十分,就“正式開始”, 筵開40多席,相信主人一定打了很多的電話,敦促賓客準時到會。這是我所見過的最準時 的喜宴。我真想站起來鼓掌表示嘉許,只怕別人以爲我發神經,沒事站起來鼓掌,只好按兵不動,筵席散後才向主人表示我最高的敬意。

第三個“驚喜”也發生在同一場喜宴上。主人在開席時宣佈不供應“酒”。也許我孤陋寡聞,見識不廣,還從沒遇上喝喜酒獨缺酒這囘事,所以有一點大驚小怪。我很少喝酒,餐桌上有沒有酒對我而言,沒有多大影響。不過,有兩點是確定的:其一是有酒可喝的宴席會比較熱鬧些,三杯入肚,酒精作祟,情緒放鬆,戒心降低,很多人都會侃侃而談,説話的分貝也高了不少,整個場合的氣氛高昂起來。其二是不少的客人有酒膽,但沒酒量,喝不到幾杯,就飄飄然,有的還胡言亂道,禍從口出,得罪其他賓客或親朋;更不濟的就往洗手間去吐,同桌的人還得照應他,甚至安排他安抵家門。相較之下,個人還是認爲不供酒的宴席較好。

2008年10月6日 星期一

老人生活一字訣

這一個字是“慢”也!

我們不能不承認,有些老人家的“慢”是不受意志控制的。

年過半百,體力減弱,跑變走,一步三跳變一步一步走,關節疼痛又協調失靈,還只能跛著走。器官衰退,耳不聰目不明還得帶眼鏡,佳肴食之無味,連 腸子蠕動也變慢,膀胱也變得乏力了。醫學研究人員說,年過三十,人的硬件 (身體器官也) 就開始衰退走下坡。所以說,三十之前一條龍,三十以後就開始變成蟲了,外形還有點像,但其“生猛”程度就遜色多了。

另一些事,老人家要做得“慢”是爲了要活得好一點,久一點。多年前,我得了五十肩,我的骨科醫生對我說,年老了就像是一部破車,在家附近或市内開著走走還可以,如果開上云頂(Genting Highland) 去就要自求多福了。他須然説話帶笑,心裏也許罵我這老頭不自量力,幹一些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事。(如提重物)

我看過一篇報道,老年人要日有三“慢”。

第一是起床要慢:除非有要事,千萬不要讓閙鐘嚇醒,自然醒來最好。醒了不必馬上起床,起床了不要馬上下地站起來,先坐在床邊一兩分鐘才站起來。根據統計,每日清早是高血壓心臟病發難的高峰期,不可不防。居住在有冬天的地方還要注意保暖。

第二是吃東西要慢:大家都知道,現代人工作忙碌,時間就是金錢,狼吞虎咽快餐一頓就了事了,久而久之,成了一種習慣。大家也都知道,吃得快的壞處可不少,除了吃進空氣,不知飽而多吃外,還會加重胃的負擔。對老年人來説,慢嚼輕嚐是最佳選擇。更重要的是吃飯時間,是一天裏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的時候,最適合和老伴及家人閒話家常,其樂融融,這種氣氛能疏解壓力。

第三是洗澡要慢:有些人一進浴室,不到幾分鈡就了事了。洗淨身體固然重要,但慢慢洗澡的重點不在這一點上。眾所周知,不管是熱水淋浴或泡浴,都可以達到讓皮血管擴張,促進血液循環,疏解壓力的效果。也可以一面洗,一面哼哼小調,保管洗完之後,身心舒暢。但也切記不要用過熱的水和洗太久,反而不好。

希望這“三慢”可以幫助我們享受生活,減緩衰老的速度。

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君不見。。。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奔流到海不復囘。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這是李白有名的詩將進酒開頭的幾句,相信很多人都很熟悉,不必我來囉嗦。
我要說的是, 君不見的事可多了,何止上面這兩件。我國正處執政國陣内部多個成員黨黨選之際,風雨欲來,大家都屏息等待。物價高漲,股市不振,奈何奈何!

君不見房市股市跨下來 好景近期不再來。
君不見奶粉加料真厲害 數万幼童腎遭害。
君不見物價上揚難消受 勒腰帶有助腰瘦。
君不見各黨黨選近眉睫 入主王朝誰報捷。
君不見巫統風雲變化大 未知誰會當老大。
君不見馬華老將對壯丁 選后還得要破冰。
君不見民政黨選乏可陳 内部大喊離國陣。
君不見馬銀倂購陷兩難 向外擴展變爛攤?

我相信您也會有很多怨言,傾訴吧。

2008年10月2日 星期四

奶粉風波(三)

由嬰兒奶粉含三聚氰胺引起的風波越演越烈, 幾乎已經成了風暴!當初事發中國,再來是香港,臺灣,和澳門;現在全東南亞,東北亞,大西洋,甚至美國,歐洲也對這件事十分重視。牽涉的有毒產品從奶粉,奶製品,以至糖果,糕餅,含奶精的三合一飲料,植物性蛋白質,巧克力(今天就有一家名牌的巧克力公司將其某些產品下架。可見其牽連之廣,影響之深!相信還會有更多的產品被騐出含三聚氰胺。

這可能是歷史上第一遭發生數以萬計的幼兒受含毒奶粉影響健康的事,所以幾乎沒有一個國家的食品檢驗部門要求對食品中是否含三聚氰胺進行檢測,更不用說有檢驗的標準了。事態嚴重後,各國才紛紛訂立食品含此化學物的最高允許含量。臺灣的衛生署長也因爲制定三聚氰胺的允許含量為2.5ppm (一般檢測儀器能夠測到的數值) 引起爭議,掛冠而去。

根據一些報道指出,很多國家對奶的檢驗是檢測奶中氮(nitrogen)的含量作爲總蛋白質或原蛋白質(total protein or crude protein)的數據。奶中氮的來源有兩個: 蛋白質和非蛋白質氮(non-protein nitrogen or NPN)。非蛋白質氮中有50% 來自尿素(urea),其多寡變化與牧場管理及餵食飼料有關, 而與乳牛的品種無關。在總蛋白質中,非蛋白質來的氮約佔總量的6%。

爲了總蛋白質在檢測時能順利過關,提升奶中的氮是一絕招。三聚氰胺 (melamine)含超過60% 的氮,但在液態中溶解度不高,因此也有人懷疑會不會在製造過程中添加此化學物?現在各涉及方各說各話,又互相 指責對方為罪魁禍首。

到目前爲止,被捕的多為提供原生奶的中間商。或許中國政府已經確定三聚氰胺就是在這個環節添加的。希望這件事能儘早真相大白,讓消費者重拾信心。更重要的是日後如何有效地監管,不讓類似的不幸事件重演。

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奶粉風波(二)

中國含三聚氰胺奶製品風波像雪球般越滾越大。禁止進口中國奶製品的國家不斷增加中,而牽涉的製品已不止奶品類,還包含了糕餅、糖果、巧克力、三合一飲料,植物性蛋白、嬰孩食品。植物性蛋白常用在素食類食品如素雞等。長期吃素的人不可不注意。臺灣還發現連豆漿裏也含三聚氰胺。原來在臺灣,很多豆漿店都已經不用傳統的豆漿製作程序,而用黃豆粉還原。天曉得黃豆粉裏加了什麽東西。

新加坡一名男子很愛吃糖,他特別愛吃一種中國出產的糖,這品牌的糖最近被發現含三聚氰胺而下架回收。這位男士從13嵗開始,每天吃五到六顆,16嵗時就發現有腎結石,後來又多次因腎結石就醫。當然,他的病是否真與吃這牌子的糖有關就不得而知了。

腎臟科的醫生認爲,三聚氰胺對兩嵗以下的孩童危害最大。他們喝奶多,體重比較輕,如果奶中含三聚氰胺較高,體内每日累積的量就會超出允許的劑量,就會造成對腎的傷害。

國際化的一個好處是貨暢其流,也就因爲如此,貨源頭發生事故,貨到之處,均不能幸免其害。奈何!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奶粉風波

近日最令人寢食不安的兩件大事是金融危機和毒奶粉的禍害。

三鹿奶粉因含三聚氰胺(melamine)導致中國數名嬰兒死亡,上萬名患腎結石接受醫治,相信這數字還會不斷攀升。其他品牌的中國國產奶粉及奶製品經檢驗也有些含三聚氰胺, 當局下令零售商把這些產品下架,由製造商回收。曾從中囯進口奶粉或奶製品的臺灣、香港和新加坡的食品檢驗機構忙得不亦樂乎,除加速檢驗還要追蹤有毒奶粉的流向。

臺灣從中國進口的奶粉多用在麵包糕餅上,很多都已經進了消費者的肚子裏。昨天又傳出一家出產三合一飲料的公司自動將產品送騐,結果也發現含三聚氰胺。三合一咖啡或茶所用的“奶精”可能是原兇。其如何受到污染,就不得而知了。

香港已有一起三嵗多小孩因服用達15個月含三聚氰胺的奶粉而患上腎結石 的病例。香港政府除了下令所有不合格的中國奶粉和製品下架外,也對在中國生産的外國品牌奶品檢驗。結果發現其中也有含三聚氰胺的不健康飲品。

新加坡的檢驗結果還發現一有名品牌在中國生産的草莓味盒裝奶含三聚氰胺,該公司馬上將在中國產的各種口味的盒裝奶全數下架回收,以示負責。另外,在中國生産的牛奶糖,以及利用中國進口原料製成的餅乾,巧克力也發現含有三聚氰胺。

馬來西亞的最新宣佈禁止進口所有的中國製奶品及含奶的其他製品。

紐西蘭的Fonterra 公司于2005 年底以NZ$1億5000万購得三鹿集團的43% 股權。該公司在今年八月份就知悉三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並要求中國夥伴回收產品不果。

根據美國FDA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安全參考值,三聚氰胺的每日最高攝入量,每公斤體重為0.63毫克。所以此次事件中,靠吃奶成長的幼兒小童受害最深。

也許有人要問,爲什麽奶品裏會有三聚氰胺?原來這是爲了奶裏所含的蛋白質達不到標準要求才添加的。中國的奶品公司所用的原料—生奶,有部分(或大部分)是外購的。有的來自大牧場,有的來自小牧場,不少甚至來自個體牧民。牛種會有所不同,飼養的方式也會不一樣。有的把乳牛當一般的牛來養。生乳的質量自然參差不齊才有此下策。

中國的食品安全紀錄實在不敢恭維。2004年在安徽有假奶粉(大頭症)事件。山東有含鉛的麵條事件。另有用頭髮經化學處理製成廉價醬油事件。2005 年的蘇丹紅色素的事件閙得很大。2006年又有假藥,學校食物中毒,及有毒香菇等事件發生。2007年則有假藥,供應到美國的狗食貓食原料中含三聚氰胺。今年上頭條的除了奶粉事件之外,還有供日本的有毒餃子。除了食品安全以外,我們也經常看到有關工業產品安全的問題(玩具),及層出不窮的礦難事件報道。

這類事件的發生,除了硬体設施不完備外, 其他均出自人的“無良”,和“無知”。追根到底是“貪婪”所致。負責官員(或人)的懲罰除了撤職外,很少有刑責的“查辦”。沒有“問責”也是食品安全出問題的另一原因吧。

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

官感的功能

在電視上的一個講壇節目, 主講人提到一些有關官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的問題。因我趕時間,只聼他講嗅覺的部分就沒繼續看下去了。他說人的嗅覺好像是退化得最快的。在一個比較封閉的空間裏如電梯中,我們輕易的嗅到別人身上的汗臭,或芬芳的香水味;但在較寬廣的空間裏,嗅覺就差多了。嗅覺很好的人不易得,他們很容易就被一些香水、酒製造商以優厚的條件羅致。很多動物的嗅覺都比人類靈敏。狗就是其一。因狗的嗅覺特別靈敏,它們有了這種本領,就被人類訓練成狩獵,營救,緝毒,緝私,協助警方尋找綫索破案的得力助手。

人的味覺相信是退化最少的,大概是人依舊好吃,愛品嘗新鮮新奇的食物,滿足味蕾所致。我的一位朋友愛吃味道重的食物,他雖然能夠分辨甜酸苦辣咸,但有時會吃不出一盤豆醬炒碎肉裏面有的碎蘑菇、洋蔥和芹菜末。有時甚至不肯定所吃的是那種動物的肉。雖則如此,他還是十分的好吃。

不過,官感的靈敏度也因人而異,從小視覺不良或失明的人,聽覺和觸覺會比較靈敏,來補償視覺的不足。失去雙手的人,如果有足夠的毅力,經過長期訓練,可以以足代手做很多的事,我就看過一位朋友從上海電郵來的照片,其中一張是一名男子竟然用腳來穿針。當然,能夠做到這種難度甚高的活的人,少之又少。

眼睛是靈魂之窗這句話,相信大家都聼過。從一個人的眼睛,多少可以看出這個人當時的心境,喜怒哀樂盡在其中。看自己喜歡的人,會露出關愛的眼神。怒目而視是生氣、不平或反抗的表達。眉目傳情是何等的羅曼蒂克。中國人還有一句話,看錢眼開,可見眼睛能透露的心事還真不少呢!

有自閉症的小孩,大多避免和人有視線的接觸,也許這是他們不願別人看到其内心世界的躲避方法吧。外國人認爲對話時不相視而言是不禮貌、缺乏誠意的。而東方人(受儒家思想影響的族群)則認爲和長輩、長官説話不能直視,否則會失禮。國情不同,認知不一樣,就會有不一樣的表現方式。不過,這一代的人,其本上還是認爲四目交投的對講是最好的,而在對話時,躲避別人的視線除了不禮貌之外,還多少是心虛,理虧,不誠實和缺乏誠意的心態表徵。

相信大家都有在一些場合如運動會、新年倒數、生日派對或在宗教聚會中集體合唱過。細聼之下,除了節奏快慢不一之外,還有唱得荒腔走板的。有很多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唱歌會走音,就放開喉嚨高聲唱,恰好如廣東話説的“大聲夾無準”!但有些人卻有絕對音感(perfect pitch)。若有人在鋼琴鍵盤上同按兩三個不同的鍵,有絕對音感的人,在沒有看到的情形下,可以準確地說出那幾個鍵的名稱。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天賦”吧。

人的官感就像是其本身與身外一切的界面(interface)。很有趣吧!

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因禍得福?

一個多月前,我弄傷了右手腕,當時以爲只是肌肉受傷而已,不以爲意,擦了一些外傷用軟膏就不理它了。兩個星期之後,痛楚加劇,才知道不妙,趕快去看骨科醫生。醫生把我的拇指往上推,痛得我大叫。他又將我的拇指向下彎,也痛得我難受。診斷的結果是我患上了肌腱炎(Tendonitis)。他開了一個星期的消炎葯、維他命B,並要我帶上一個裝有一根半寸寬,4,5寸長金屬棒的4指全露的手套。金屬棒從拇指邊一直延伸到手腕,不讓拇指任意活動。戴了這玩意之後,右手的靈活性或可用性就大打折扣了。
拿筷子就得將就使用。有時索性改用湯匙,叉子來吃省事些。平時開罐子、熱水瓶、開門都用右手,現在不好用力,就得改用左手。治療至今已經四個星期,總共看了三次醫生,才覺得有所改善。醫生還要我繼續帶著這手套達兩個月之久。
平常用慣了右手,現在要學著用左手來做事,開始很不慣,過了這幾個星期,慢慢的也做得比較順了,想想這也是一種很好的訓練。以後若能兩手並用,那豈不更有效率?! 我記得看過一篇文章,它叫人訓練自己,閉上雙眼,凴記憶中的通道位置,摸索慢慢向前走。文章的主要目的是什麽已不記得,但至少,在停電時可以從容的找到蠟燭火柴之類的,或在夜間上洗手間不致撞倒。

2008年9月12日 星期五

九月十六日

自從反對黨領袖安華在數月前宣佈,要在九月十六日合法的奪得聯邦政府政權以來,這一天就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他的奪權計劃是要説服31名國陣的國會議員跳槽到反對黨陣營民盟,好在國會中取得多數議席以控制國會,組織新政府。國陣的領袖們一方面斥之為無稽之談,另一方面又把49名國陣後座議員以農業考察為名,送往臺灣,九月二十日才囘馬。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表露無遺。

(1963)九月十六日也是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加入馬來亞,組成馬來西亞的日子(新加坡後來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安華選九月十六為“大變天”的吉日,恐怕與跳槽議員的來源有關。安華在未失勢入獄之前,與沙巴巫統的關係蜜切。近年來,沙巴的發展緩慢,又有大量非法移民的問題,“思變”的可能性比較高。

安華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葯?九月十六日是否真的會“大變天”?變天的可信度有多高?各有各的看法,莫衷一是。如果跳槽的人數不足以“變天”,那又演變成怎樣的局面?相信都是大家関切的問題。除了安華,誰都沒有答案。也許連安華也沒有全部的答案?

有人說,安華在獄中這幾年,讀通了孫子兵法,出獄之後,可以施展所學。但無論如何,他不至於盲目出招,拿自己的誠信作賭注吧!

安華所屬的公正黨今日還派四名黨要跟到臺灣,完成遊説的任務。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九月十六日。

談癌色變

今年五月底至六月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共參加了三個葬禮。五月底離世的是一位老同學的妻子。她在二十多年前就患上了乳癌,動過幾次手術,進出醫院無數次。她和病魔抗爭了二十多年,她一面接受治療,一面持家照顧兩個孩子,還在丈夫的公司裏承擔重要的工作。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在為一位遠道而來的同學所設的晚宴上,她那時已經相當虛弱,她坐在内子的旁邊,並轉述醫生的話說,她求生的意志很堅強,但虛弱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下了。才過了幾個月後,她就走了。

另一位是年僅三十來歲的年輕男子,癌細胞在他身上到處擴散,才不到兩年,最後是死于肺癌。留下年輕的妻子和一個只有幾嵗的女兒。還有一位是中年女性,最先是患上乳癌,拖了好幾年,最後死于食道癌。

很多的疾病,包括癌症,心臟病等,都逐漸年輕化。到底原因何在,沒有一個定論。有人認爲是基因,有人歸咎于污染的空氣、水和環境,有人把日常生活飲食不當爲主因,也有人認爲除了上列因素外,還有尚未知的其它原因所造成的。

現在人說到癌症,就談虎色變。若被診斷患上癌症,就等同被判死刑。和癌症搏鬥,除了意志力,體力,還要有家人的耐心和愛心以及足夠的金錢作後盾才行。這恐怕不是每個人或家庭都辦得到。

癌症末期,疼痛是讓病患最難挨的。十幾年前,醫護人員對使用嗎啡鎮痛,頗爲保守,管制相當嚴。對垂死的病人而言,藥物上癮已經不那麽重要,最近幾年,在鎮痛管理上使用嗎啡才變得較寬鬆,讓病人離世之前,好過一點。

醫學以及藥物的發展一日千里,很多國家和研究機構都投下大量的經費開發創新,希望能找到一種藥物或醫療方法,有效地治療癌症。這也是大家的期盼吧!

2008年9月10日 星期三

養兒防老?

兩代以前,養兒防老這句話是放諸四海皆凖,大家都認同而且根深蒂固的一種觀念。那時的社會,特別在農村,農作需要大量的人力,滿足這人力的最其本、最原始的方法就是多生育。女丁是要嫁出去的,只有男丁才會持續的提供勞動力,養家活口,為這個家打拼。
到了父輩這一代,情形已有了很大的改變。這種改變在海外的華人社會要比國内來得顯著。華人移居海外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算“尋找生計”,甚至生機。所以,他們的生活目標是勤奮工作,累積財富,供養那些還留在國内的父母、妻、兒女甚至兄弟姐妹。他們更替下一輩的兒女存積財富,讓兒女們不必再像他們那樣的拼死拼活的勞碌一生。所以說,我父輩這一代除了滿足對其上一輩的責任外,對下一輩而言,已經可以讓他們有溫飽,有就學機會,這已經是很難得的成就了。但他們“養了兒”,有沒有“防到老”呢?這是我們要繼續探索的。
看看我們這一代,有了父輩的省吃儉用,我們可以在安定的環境中,學得一技之長,掙個溫飽是沒有問題的。有些家境比較好的,還可以上大學,或出洋留學,成就就更不用説了。比起上幾代,我們是處於最優越的情況,我們應該可以好好的照顧上一代的晚年才對。畢竟,父母養了我們20多年,我們就算回報20年,也不為過。但事實上,好多父輩的人,將一生的積蓄全花在兒女身上,老來卻無依無靠,被慈善機構收容在一些設備條件極差的所謂老人院裏。同樣的事件一再發生,現在如此,將來也會繼續發生。
有人說,多生幾個小孩,只要其中一個盡孝就夠了。如果其中真的有“一個”孝順的,那當然最好。最怕是把老人家像皮球般踢來踢去,早上睡醒,還不知身在何處,那才可憐。又有人說,讓小孩讀華校,受華文教育,將來會比較孝順。若真如此,中國,臺灣,香港應該絕無不孝之子啦!
那我們對下一代,又如何處之? 說真的,父母永遠是輸家,父母對子女的愛,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那一種;而子女對父母的愛,是打個電話問候問候,偶爾回家探望,出去吃個飯的那一種。當然,若他們成家了,有事業,有家庭要照顧,分身也不易。所以,做父母的也要體諒。筆者認爲,做父母的,要有自己的盤算,“養兒防老”已經失去了時代的背景和内涵。今日的父母,要養兒,還要自己防老。下面的三戒,與大家共勉之:

一戒:別對子女有過高的期望。別要求回報。他們有自己的家庭,他們是另一代的 人。
二戒:別把自己的儲蓄傾囊而出。他們的困難,由他們來解決。你的錢財是最佳保障。
三戒:別不立遺囑。而且緊記要把老伴列爲收益人之一。

下面是一則真實的事,我的一位住在澳洲的朋友對我說,他的兒子向他要錢買房子。他要求兒子簽一份正式借貸合約才借給他。有人覺得這種做法不近人情。個人卻覺得這樣做是明智的。做父親的可以不收利息,也可以在適當的時機把合約作廢了。

我看過一部韓劇,其中有一幕說到孝道,戯中人有这么一個説法,小孩在三、四嵗時已經回報了父母養育之恩。各位只要想想,三、四嵗的兒女是多麽的可愛,給父母及祖父母帶來多少的歡笑和快樂,這不就是最好的回報嗎?

2008年9月7日 星期日

戀愛的詩篇

這是一個故事,戀愛故事,用詩的方式呈現,妙極了。

不但行行押韻,而且字數是每一行多一字,到中間又每一行少一字,外帶趣味性!

而且聽說比北京大學的三角形文章更棒∼真的是滿厲害的!


無奈
真奇怪
總不明白
人長的不矮
外貌也是頂帥
但只要女生一來
舌頭就會自動爬帶
可能因為我腦筋太呆
還是天生應對能力太菜
活了三十幾年總是沒人愛
每每聯誼亂槍打鳥總是失敗
某日上網漫遊遇到一個小女孩
聊天打屁樣樣都來暢談非常愉快
她說她長髮披肩貌似桃花風華絕代
還說她昨天剛分手現在家裡沒有人在
我很酷的敲著鍵盤說我不想欠下感情債
她輕描淡寫告訴我一夜情後從此不相往來
同學們個個誇讚我深情浪漫是情場上的天才
我倒覺得我三生不幸身旁圍繞的儘是這種同儕
最後決定騎著機車壓壓馬路逛逛台北基隆那一帶
事不疑遲迅速著裝出發來到約定地點心中有點期待
看到街角有位勁裝美女婀娜多姿蓮步輕移朝我走過來
我外表裝酷其實全身暗爽心中強自鎮定看著美女說聲嗨
誰知美女看看手錶輕皺柳眉頭也不回朝著火車站加速離開
心中正感非常奇怪轉頭看到有個女生站在身旁看起來有點矮
皮膚黝黑髮泛油光臉長豆花體態臃腫估計她體重超過了有一百
見她伸出右手輕揮示意告訴我她就是網路上長髮披肩的風華絕代
二話不說我全力施展移形換影希望能儘快逃離眼前無比巨大的障礙
奈何天意使然四周的擁擠人潮無巧不巧將我跟她緊緊撞和在一塊
心中有著千般不願萬個無奈不停禱告這只是老天開玩笑的安排
不幸被她認出了我的帥讓我只得哭著承認我就是她的那條柴
她說我就像想像中那麼帥還問她是否跟她講的一樣還不賴
台北郊區的死寂夜色正如我現在心情充滿了無盡的悲哀
那隻該死的恐龍還不知死活的給我在後座不停的亂掰
滔滔不絕說她之前會被甩是因為男朋友嫌她太可愛
我偷偷決定悄悄騎到陽明山把她宰了隨便埋一埋
出乎意料她掩嘴輕笑跟我說她從來沒有在野外
我臉色蒼白不曉得要怎麼才能逃離這個災害
經過長久天人交戰深思熟慮決定來個賭賽
把心一緊龍頭一橫將車子往山壁上一摔
只見飛龍在天看的我心中是一陣喝彩
可車子剩個輪胎讓我非常的不愉快
她非常抱歉醫藥費讓我大大破財
但坐計程車還跟我要了五百塊
回家之後我馬上燒香加拜拜
感謝老祖宗讓我活著回來
隔天我哭啼的像個小孩
同學說我遇到大水怪
傳說很快的就散開
我變笑柄加阿呆
失敗中的失敗
現在人負債
嗚呼哀哉
車子壞
活該

2008年9月2日 星期二

原來中文也要翻譯

到過中國的人都知道,方言還是非常普遍。就算你說得一口流利華語,很多時候,你還是無法溝通。你說的他們也許聼得懂,但他們講的你多半會一知半解。說中文的電視節目,都有中文字幕。真想不到,秦始皇帝當年統一文字的“功”在今日的中國依舊“不可沒”。下面是一則電郵來的笑話。


大陸一個口音很重的縣長到村里作報告:

「兔子們,蝦米們,豬尾巴!不要醬瓜,鹹菜太貴啦!!」
(翻譯:同志們,鄉民們,注意吧!不要講話,現在開! 會! 啦!!)

縣長講完以後,主持人說:「鹹菜請香腸醬瓜!」
(翻譯:現在請鄉長講話!)

鄉長說:「兔子們,今天的飯狗吃了,大家都是大王八!」

(翻譯:同志們,今天的飯夠吃了,大家都是大碗吧!)


不要醬瓜,我撿個狗屎...

(翻譯:不要講話,我講個故事……)

2008年8月21日 星期四

物價高漲的時代到了!

上星期五,我們到附近的傳統市場買青菜水果。市場裏外都十分冷清。有好幾個攤子都沒開,附近的幾家咖啡茶店也比平時人少。市場裏的一位小販說,現在生意難做,貨源貴,顧客裹足不前。我們也把顧客的苦衷:“東西太貴,買不下手,只有固定收入的人,必須量入爲出”告訴她。她繼續訴苦說,除了星期六及星期天有人潮外,其他日子根本就門可羅雀。在市場進口處擺個小攤買糕點的老太婆也說,她平日這時早就把整盤的糕點賣光了,現在還剩大半盤!

上星期六下午,參加一個在教堂的舉行的婚禮。和一些賓客的閒談中,聽到的皆是市場淡靜,生意不好做的負面消息。與喜氣洋洋的結婚典禮有點格格不入。

股票市場節節敗退,交易量大不如前,缺少了利多消息,欲振乏力。全世界像進入了經濟蕭條的時代。若果真如此,縱有很多天然資源的我國也難逃其劫。

自從油價從RM 1.90調高至RM2.70之後,百物應聲上漲。其他還未漲價的商品或服務,也正蠢蠢欲動,要把漲幅轉嫁給消費人。對小市民來說,真的是噩夢連連。
年初,食油,麵粉等已經漲了一輪。又進口原物料本已經在國際油價攀升而上漲,糧食如稻米在主要產米囯越南遭天災蹂躪後產量驟減,加上其兩位數的通貨膨脹引起該國人民囤積米糧,稻米的出口量就更萎縮,以至國際米價猛漲。玉米也因其可能成爲能源的替代原料而身價暴漲。正值這漲聲不斷中,政府卻選擇這時宣佈國内燃油上漲,確實令人費解,而其40%漲幅卻是空前的。難道沒有較緩和的措施可用?七月一日電費也開始調漲,正好雪上加霜。人民示威抗議所展現的極度不滿,似乎也讓政府始料不及。政府亡羊補牢,宣佈給于擁有2000cc以下的車主RM600的現金回扣,以及計程車及其他商用車輛的一些津貼,以減輕 油價暴漲所帶來的衝擊。幾天前又宣佈,政府希望在九月降低油價,並每月一或兩次的檢討油價。從這種種事後應急措施看來,政府在宣佈油價大漲之前,似乎並沒有周詳的考慮過油價上漲可能會給人民帶來的衝擊,就貿然實行。如果這個推測是正確的話,那施政者對人民的疾苦是不知,不管或根本不當一回事?

最令人擔憂的,是油、電價格漲價後的連鎖反應。運輸費已經調漲,製造商品在電費漲價後也會水漲船高跟進。消費者對付高物價的最自然反應就是節流、少用少買,少出門少花錢。惡性循環的開始是零售業、餐飲業、服務及娛樂消費等的營業額衰退,結果是國家稅收減少,預算不足,發展計劃受限。

影響最大的莫過於中低收入戶,這些人能寄望月底的燃油新定價,和2009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帶來好消息嗎?不然,難道真的要他們“捨四輪,用兩輪,甚至捨兩輪,用兩腳”,或者“汽車越坐越大(巴士),房子越住越小”來應對高物價的到來?

2008年8月15日 星期五

美國人看世界


這是一幅美國人看世界的“地圖”,滿有意思的。從圖中可以看出美國人的自大、自信,目空一切的心態。美國德州人也是經常被認爲愛吹噓,一切以德州為首的一群。筆者曾看過一幅“德州人看美國的地圖”,和這一幅“美國人看世界的地圖”有異曲同工之妙。在這幅圖上,德州的面積有半個美國之大,大大的誇張了德州的重要性。可惜身邊沒有這幅地圖,未能讓大家一睹為快。

其實,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幅和別人不太一樣的地圖。你有所牽挂的,或是最嚮往的地方必在這地圖上佔上重要的位置。每一個國家也有其“看世界的地圖”,表示其與其他國家在政治、經濟、貿易等層面的互動關係,影響力的比較。在歐洲,就有不少小國(面積不大),但其國力不弱。

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The concept train of the future (未來的概念火車)

The concept train of the future: It is a non-stop train but passengers are still able to embark and disembark at their respective destinations/stations. The narration of the video clip is in Mandarin but the presentation is not difficult to visualize. Cool eh?!

這是未來的概念火車造型。它可以過站不停,但旅客依舊能上下車,縮短了不少時間。不過,何時才能使用,就不得而知了。

video

2008年8月9日 星期六

健康信息(一)----- Health news

專作放射線之醫師,認為『微波爐』會利用電波少一個正價電子,運用水分子之震盪使食物變熱,所以食物易變成自由基,就會容易致癌。所以偶而方便用一下,最好還是少用『微波爐』最好!
以下文章值得參考
人體內的有毒物質主要來源於兩個途徑:一是大氣與水源中的污染物、通過呼吸及進餐而侵入人體內,鉛、鋁、汞等重金屬就是其代表;
另一個是食物在體內代謝後的廢物,如自由基、硫化氫等。時下,清除體內垃圾已成健康時尚。
下列方法可幫您及時清除體內毒素。
1. 主動咳嗽法:
自然界中的粉塵、金屬微粒及廢氣中的毒性物質,通過呼吸進入肺臟,既損害肺臟,又通過血液迴圈而 ' 株連' 全身。借助主動咳嗽可以' 清掃 ' 肺臟。每天 到室外空氣清新處做深呼吸運動,深吸氣時緩緩抬起雙臂,然後主動咳嗽,使氣流從口、鼻中噴出,咳出痰液。
2. 飲水沖洗法:
定時排便,縮短糞便在腸道內的停留時間,及時排出糞便中的毒素。每天清晨空腹喝一杯溫開水,有利於大便通暢以及毒素從尿液中排出。
3. 運動出汗法:
皮膚也是排泄毒素的途徑,主要通過出汗的方式,讓毒素隨汗液排出體外。

4. 巧用食物法:
●常飲鮮果、鮮菜汁 ( 不經炒煮 ) ,鮮果、鮮菜汁是體內 ' 清潔劑 ' ,牠們能排除體內堆積的毒素和廢物。
●常吃海帶,海帶對放射性物質有特別的親和力,海帶膠質能促使體內的放射性物質隨著大號排出體外,從而減少放射性物質在人體內的積聚,也減少了放射性疾病的發生率。
●常喝綠豆湯,綠豆湯能輔助排泄體內的毒素,促進機體的正常代謝。

2008年8月8日 星期五

Three Jokes---三則笑話

A speeding driver was pulled over by a policeman. He asked,
"Why was I pulled over when I wasn't the only one speeding."
The policeman replied, "Have you ever been fishing?"
The man responded, "Yes."
"Have you ever caught all the fish?" asked the policeman.

A family was having dinner and the little boy said, "Dad, I don't like the holes in the cheese!"
"Well son, eat the cheese and leave the holes on the side of the plate."

A man awoke one evening to discover prowlers in his storage shed. He immediately called the police, giving his address, to report a possible burglary. The operator at the other end asked "Are they in your house?" He replied they were not, only in his storage shed in back of the house. The operator said there were no cars available at that time. The man thanked the operator, rang off and waited 30 seconds before calling again.
"I just called you about prowlers in my storage shed. Well, you don't have to worry, as I just shot them all dead!" Within seconds there were 3 police cars, an ambulance and fire engine at the scene. After capturing the prowlers red-handed, the policeman asked the caller, "I thought you said you had shot them all?" The man answered, "And I thought you said there were no police available."


警察把超速開車的司機攔了下來。
司機問:“那麽多人開快車,爲什麽只有我被攔下來?”
警察回答說:“你曾經釣過魚嗎?”
“有”
警察問:“你有本事把所有的魚都釣上來嗎?”


一家人在吃晚飯,小孩說:“爸爸,我不喜歡乳酪裏的洞洞。”
“乖兒子,你把乳酪吃掉,把洞洞留在盤邊。”


主人晚上醒來,發現有小偷在儲物室裏。他馬上打電話報警,說可能有偷竊事件,也把地址報上。接綫生在另一端問:“他們在你家中嗎?”他回答說不在,是在屋子後面的儲物室裏。接綫生說現在沒有警力可用,主人就謝過,把電話掛斷。過了三十秒他又再打:“我是剛才打電話說有小偷在儲物室裏的那個人,好了,你們不必擔心了,我把他們全槍斃了。”才一下子,馬上就有三部警車,一輛救護車,一輛救火車到達現場。在捉到那幾個小偷後,一名警員就問主人說:“我以爲你說你把他們全斃了?”那人回答說:“我也以爲你們說警員都沒空。”

2008年8月5日 星期二

公益捐款

最近引起大家興趣的話題之一,莫過于臺灣首富郭台銘先生將90%的個人財富約合160億零吉捐給公益團體。在華人社會裏,這可能是頭一次有人認捐如此龐大的數目,作爲公益用途。對郭先生的慷慨解囊,十分敬佩。

世界首富比爾蓋玆(Bill Gate)2000年就已經成立了一個以他及其夫人名下的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把RM1740億的資產全數捐入基金會,為不幸的群體提供扶貧,醫療等多元贊助,貢獻良多。(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也是此基金會的主要捐贈者之一)。希爾頓酒店的創始人巴倫希爾頓(Barren Hilton)也將其RM68億的財產捐給慈善機構。不久前,看到一則報道,以演007 聲名大噪的史恩康納萊(Sean Conery)將其兒子從遺囑中除名,但未報道錢的用途。

這些大慈善家取自社會,還于社會的德行,希望能成爲其他富人的借鏡,幫助那些弱勢的群體。

2008年8月2日 星期六

What Is Intelligence, Anyway? Isaac Asimov

這是一篇有趣又有意義的文章,作者是鼎鼎大名的科幻小説家說寫的。現在翻譯成中文與訪客們分享:

What is intelligence, anyway? When I was in the army, I received the kind of aptitude test that all soldiers took and, against a normal of 100, scored 160. No one at the base had ever seen a figure like that, and for two hours they made a big fuss over me. (It didn't mean anything. The next day I was still a buck private with KP - kitchen police - as my highest duty.)
到底何謂智慧?我在軍中服務時,參加一種所有軍人都要參與的能力測驗。正常的分數是100而我卻得了160。这般成績在這個軍事基地裏是前所未有的。以後的兩個小時裏,他們驚我為天人。(這根本改變不了什麽。第二天,我依舊是在廚房執行任務的廚警—這是我的最高軍職。)
All my life I've been registering scores like that, so that I have the complacent feeling that I'm highly intelligent, and I expect other people to think so too. Actually, though, don't such scores simply mean that I am very good at answering the type of academic questions that are considered worthy of answers by people who make up the intelligence tests -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bents similar to mine?
我一輩子都得出這種成績,使我感到自滿而認爲自己非常有智慧,也希望別人如此認同。事實上,這樣的成績只不過表示我回答這類學術性問題有一套,我的答案對了出題人的胃口,因爲他們的思維傾向與我相似。
For instance, I had an auto-repair man once, who, on these intelligence tests, could not possibly have scored more than 80, by my estimate. I always took it for granted that I was far more intelligent than he was. Yet, when anything went wrong with my car I hastened to him with it, watched him anxiously as he explored its vitals, and listened to his pronouncements as though they were divine oracles - and he always fixed my car.
擧一個例子,我有過这麽一個修車工,以我的估計,他若參加這些智商測驗,不可能得到80分以上。我一直認爲我比他聰明太多了。然而,當我的車子有什麽毛病時,我馬上找他去,心急地看他東摸西摸的找出問題所在,又細心聆聽他那如聖旨般的宣告—他縂會把我的車修好。
Well, then, suppose my auto-repair man devised questions for an intelligence test. Or suppose a carpenter did, or a farmer, or, indeed, almost anyone but an academician. By every one of those tests, I'd prove myself a moron, and I'd be a moron, too. In a world where I could not use my academic training and my verbal talents but had to do something intricate or hard, working with my hands, I would do poorly. My intelligence, then, is not absolute but is a function of the society I live in and of the fact that a small subsection of that society has managed to foist itself on the rest as an arbiter of such matters.
這麽一來,如果這位修車匠,或一名木匠或農夫,或除了學者外的任何其他人,也各設計一套智能測驗。我會在每一個測驗中,一再證明自己是個笨蛋,那我也就成了一個笨蛋了。在一個要用手幹活,搞複雜的東西的領域裏,我一籌莫展,我所有的學術訓練以及文字天賦派不上用場。如此,我的聰明才智並不是絕對的,它只是我所處的社會中的一種功能而已。而事實卻是這個社會的一個小群體竟能成了這些事物的裁決者,強逼別人接受他不想要的事物。
Consider my auto-repair man, again. He had a habit of telling me jokes whenever he saw me. One time he raised his head from under the automobile hood to say: "Doc, a deaf-and-mute guy went into a hardware store to ask for some nails. He put two fingers together on the counter and made hammering motions with the other hand. The clerk brought him a hammer. He shook his head and pointed to the two fingers he was hammering. The clerk brought him nails. He picked out the sizes he wanted, and left. Well, doc, the next guy who came in was a blind man. He wanted scissors. How do you suppose he asked for them?"
再回頭談這名修車匠,他每見到我都喜歡給我講笑話。有一次他從引擎蓋下擡頭對我說:“博士,一個又聾又啞的人到五金店裏要買釘子,他在櫃檯上把兩指合起來,另一只手作揮動鐵錘狀示意。店員拿了鐵錘給他,他一面搖頭一面指著鐵錘敲向的兩指,店員就把釘子給他,他選了所要的尺寸就離開了。下一個進來的客人是一位瞎子,他想買剪刀,你想他要怎樣示意?”
Indulgently, I lifted by right hand and made scissoring motions with my first two fingers. Whereupon my auto-repair man laughed raucously and said, "Why, you dumb jerk, He used his voice and asked for them." Then he said smugly, "I've been trying that on all my customers today." "Did you catch many?" I asked. "Quite a few," he said, "but I knew for sure I'd catch you." "Why is that?" I asked. "Because you're so goddamned educated, doc, I knew you couldn't be very smart."
毫不遲疑的,我舉起右手,用食中兩指作剪物狀。修車匠見狀尖聲大笑, 說:“哈!你這個呆子,他可以説話告訴他們啊”他有點幸災樂禍的繼續說:“我今天作弄了所有的客人”“有幾個上釣的?”我問。“有好幾個”,他說:“但我就知道你必定上鈎”“怎麽說?”我問。“因爲你書讀得太多了,博士,我就知道你不太滑頭”
And I have an uneasy feeling he had something there.
他話中有所指,令我有點不安。

2008年7月30日 星期三

七十嵗

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也有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個人覺得,到了七十嵗,無論心境有多年輕,畢竟體力,聽力,視力都已衰退; 沒有大病,也小病不絕。說七十才開始,那不過是安慰鼓勵之詞罷了。

聖經詩篇九十篇第十節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嵗,若是強壯可到八十嵗。。。可見七十的確是古稀之年,離死亡不遠。到了七十,依舊耳聰目明,思路敏捷,健步如飛,沒甚病痛的人不是沒有,只是少之又少。

沒有人歡迎死亡的降臨,大家都盡力延後这一刻的到來。如果一位七十高齡的人,發現患上了末期癌症,他是該接受这事實,靠著止痛葯過完餘生,還是要與死神搏鬥,接受極其痛苦的電、化療程而最終仍不免一死呢?

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上車快鎖門!

我的老夫人經常“唸”我的一件事就是:上了車不馬上鎖門。我們的朋友之中,的確有人在紅燈停車時,讓人開門上了車,損失了不少;也有人在路邊停車等候,讓人開門上了車,他還以爲要等候的到了,開車就走,沒走幾步,兩人同時發現不對,大叫一聲,開車的緊急刹車,上錯車的急忙下車。這不像是劫車,只是一場誤會。但二人都嚇得一身冷汗,搞不好還要找人收驚。

夫人說我放任自己,不用腦筋。她說:你從來不會忘了繫安全帶,但就是不記得上了車馬上鎖門。我實在無以言對,這到底是爲什麽。

我最近縂算想通了這個問題的癥結所在:罰單也。開車不繫安全帶,會被警察開罰單。上車不鎖門,那時你家的事,沒人會管 (除了。。。)。所以對上車不鎖門的警戒心就鬆懈多了,直到哪一天不幸。。。。。

奉勸各位,經濟不好,搶劫偷竊罪案必增加。多多防範是為上策。上了車記得馬上鎖門!免得後悔莫及。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天底下只有三件事

這是我最近收到的一封電郵,挺有意思的,就讓大家分享:

一件是「自己的事」
諸如:上不上班、吃什麼東西、開不開心、結不結婚、要不要幫助人...
自己能安排的皆屬之。

一件是「別人的事」
諸如:小張好吃懶做、小陳婚姻不幸福、老陳對我很不滿意、我幫助別人,
別人卻不感激.....別人在主導的事情皆屬之。

一件是「老天爺的事」
諸如:會不會颳風、地震、戰爭、開悟、成道......人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
都屬於老天爺的管轄範圍。

人的煩惱就是來自於:
忘了自己的事、愛管別人的事、擔心老天爺的事


所以要輕鬆自在很簡單:
打理好「自己的事」、不去管「別人的事」、不操心「老天爺的事」

這只是靜心在「哲學」上的詮釋,知道並不代表你能辦到。
除非你能進入「靜心狀態」去「觀照」,你就會「如實」發現天底下真的只有這三件事:
「自己的事」、「別人的事」、「老天爺的事」

下次心情不好時,趕快問自己,那件事到底是「誰」的事!

2008年7月25日 星期五

老人?哦,是樂齡人士!

美國有一個很有名的脫口秀喜劇藝人,年紀須然不大,已經紅透半天,名成利就。直到兩三年前,這個歷久不衰的秀才鞠躬下臺。有一次我在一個網頁看到,有好幾季他的舊作,一時興起,就每天一集兩集的看,還真的不亦樂乎了好一陣子。直到有一集我看到他站在臺上,說。。為什麽老年人明知時日不多,還要走得那麽慢?,他一面說,一面學著老人彎腰駝背,拿著拐杖蹣跚而行的樣子。我不知道別人看了這一幕有何感想,我是覺得他的話太殘忍了。從此,我再也不看他这片集。

在馬來西亞,大家都把老人叫“樂齡人士”,至於老人們,是不是“樂”在其“高齡”之中,就不得而知了。伴著高齡而來的是病痛,少了配偶的更添孤寂;如果沒有儲蓄,又被兒女遺棄, 那更是屋漏逢夜雨,何樂之有?

2008年7月24日 星期四

有人問。。。

一問:“你們都老了,爲什麽還要寫網志(部落格)?”

一答:“就是老了,才想留下些什麽的。”

二問:“這部落格的内容是。。。?”

二答:“既是老人說,就寫些 回憶和經歷,‘卓’見及心得,不平之鳴,健康資訊等。

三問:“可以透露一些個人的資料嗎?”

三答:“你是不是問得太多了!”